先聲明, 大家注意, 西醫的檢測跟診斷仍然很重要. 我文章所提到的僅僅是我本人就我對診斷二字的看法. 大家平常該做的檢測跟看診做診斷還是要做的喔~ 


最近有人質疑我是否有做任何診斷的行為. 所以我就此說明一下.

所謂的診斷, 就是一位醫師依照病人的主訴與醫師對病人的觀察, 加上種種的醫檢報告, 分析並結論出與醫師臨床經驗以及診斷學的範例中最符合的病名.

為什麼需要診斷? 因為西醫在對抗療法的大前提之下, 如果沒有了診斷, 就不知道要開什麼西藥來對症下藥. 因此診斷在西醫來說顯得格外的重要.

我們在自然醫學的訓練過程中, 也是需要研讀診斷學, 檢驗學, X光片判讀等等的課程. 在這方面的訓練跟西醫是一樣嚴謹的. 自然醫學的訓練除了讓我們具備像西醫裡面家庭醫師的角色之外, 我們還必須知道如何去處理被其他醫師誤診或處理不當的病人. 因此我們的課程中還包括了中醫, 藥劑學, 脊骨神經學等等. 換言之, ND的訓練跟西醫相比可以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根據陳俊旭博士的說法, 很多時候我們ND所學到的診斷技術甚至是很多西醫失傳已久如夢幻般的技巧. 這是因為西醫太依賴儀器的關係.

除了回到台灣因為沒辦法考台灣的醫師執照, 當然不能做所謂的診斷之外, 慢慢的, 在我臨床的過程中, 我發現到, 會求助自然醫學的病人大致上分為兩種:

第一, 已經有西醫診斷, 但是卻厭倦對抗療法, 或是西醫醫不好的.

第二, 亞健康狀態的人. 這些人大約佔人口的百分之八十或以上. 所謂亞健康狀態就是身體有不舒服, 可是去找西醫看診時, 西醫也無法診斷出病名, 說不出所以然. 頂多就把他們歸類到某某症候群.

所以在台灣我需不需要做診斷? 答案應該很明顯了~

對我而言, 所謂診斷所能得到的答案, 只是一些問題結果的總和. 並不代表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問題根源的所在. 這偏離了自然醫學要把問題根源找出來的原則. (急診以及意外的情況則是例外)

如果真的硬是要我給個診斷的話, 我對每一個病人的診斷都只會是身心靈失衡.

而我所幫病人做的諮詢與服務, 就是幫助病人的身心靈達到一個新的平衡點. 如此而已.

很多時候, 只是依照病人嘴巴所講出來的東西就要做出診斷的時候, 那是很不可靠的. 因為病人不一定完全了解自己身體的狀況與變化. 依照不完整的資料要做出正確的診斷, 真是辛苦了所有的西醫啊~

像是我有一位病人, 我問她幾次排便狀況如何? 她每次說很正常. 我後來再問, 您的正常是幾天一次或一天幾次? 她回答: 三天一次. 天啊~ 這已經是嚴重便秘了吧~

我也有一位病人, 來找我的主訴是肩頸痠痛跟膝蓋無力, 在幾次身心靈的調整後, 除了主訴的問題解決了之外, 他還說原本他只要一曬太陽就會皮膚起紅疹過敏的, 現在也全好了, 可以開心的出去享受陽光的照射. 這方面他當初來看診時從來沒有跟我提過.

以上的兩個簡單的例子, 都說明了病人訴說主訴時是很主觀的, 而且醫師對資料的判讀也是主觀的. 更何況目前西醫看診大都只有短短的五分鐘. 如果真要照西醫的診斷學來說, 以上的兩個例子我一定會因為資訊的不完整而做出錯誤的診斷吧~

但是因為還好我做的身心靈全方位的調整, 我沒有這方面的顧慮. 我曾經說過, 我所做的身心靈調整就像是千年人參或天山雪蓮, 身體會做出全面性的修復與療癒的動作. 即使沒有講出來的部分也一樣會得到調整.

由此可知, 我們看待疾病的方式跟治療的方法跟西醫南轅北轍.

為什麼自然醫學沒有分科? 因為每一個人體都是不可分割的完整個體.

誠如黃宗言醫師所說的, "在自然醫學領域中, 太浩翰淵廣, 甚至大過現代醫學". 也因此自然醫學裡面沒有分科, 反而提出了不同的治療方式. 像是: 同類療法, 水療法, 排毒療法, 臨床營養學, 生物能信息療法等等.

每一位自然醫學醫師會依照自己喜歡或熟悉的治療方式來幫病人看診. 也因此這世界上沒有任何兩位自然醫學醫師治療的方式是相同的! 這也是自然醫學有趣的地方. 而我相信, 什麼樣的醫師會吸引到什麼樣的病人.

ㄟ, 好像扯遠了點~

總之, 在我本人的觀點內, 所謂西醫方式的診斷在自然醫學並不重要. (當然, 這只是我自己對於診斷二字的看法. 不代表每一位自然醫學醫師都跟我有相同的見解.)

所以在台灣我不做診斷, 我也不會診斷. SOAP的A, 打從我下決心回台灣後就捨棄了.

我心中想要的, 是研究出一套能真真正正把每一個人身心靈都調整到最平衡的醫學!

這條路或許很漫長, 也或許很孤寂, 也或許會受到很多攻擊. 但是我還是會努力的學習來達到我的目標的~

    全站熱搜

    dr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