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王宥驊自然醫學博士

『你是誰? 』
『你做的是什麼樣的療法? 』

這是我經常需要面對的問題。而接著我就得回答一大堆關於自然醫學是什麼、我本人的專長是什麼,之後又是一連串關於那些療法的問題。

『你是西醫嗎?』
『你是中醫嗎? 』
『你是復健師嗎?』
『你是療癒者嗎? 』
『你是按摩師嗎? 』
『你收健保嗎? 』
『你是整體/另類療法嗎? 』
『我可以不吃西藥嗎? 』
『給你看過以後我是否就可以不用動手術了嗎? 』
『自然醫學是不是放著不管給他自然就會好的療法? 』(最後這個問題每次都讓我啼笑皆非,總是會有這麼多不尊重別人專業又自以為幽默的人~)

其實,很多時候病人們想知道的只是『你是屬於那一個種類的醫師?』

答案很明顯,只是病人自己要做出一個選擇。當然這選擇在台灣則關係到了法律與道德的問題。因為在台灣並沒有自然醫學醫師的管制,導致了社會大眾成了一堆江湖郎中眼中的肥羊。掏出了白花花的銀子,做了一堆不需要的檢測,買了一堆不必要的藥物或健康食品,然而卻只換來更不健康的身體與不開心。大家被騙怕了,每個人都像驚弓之鳥,遇到了真正有資格的自然醫學醫師反而不知道該不該去相信他?

大多數的人認為醫師是掌管他們身體的最終級權威,醫師隨便說一句話放一個屁他們都捧為是神開金口所說的聖旨。一般人並沒有受過訓練或有足夠的知識和智慧去懷疑醫師,去拒絕醫師。甚至去詢問醫師關於他所做的診斷是否準確,或開出的處方是不是對人體有害? 須知長期吃西藥跟慢性自殺是沒什麼兩樣的。一個好的醫師必須要把西藥的副作用跟病人說明清楚才是。

現今的醫療體系把全世界帶入了一個危險的盲目黑巷,醫師有太大太多的權威而沒有足夠的洞察力與客觀性。西醫驕傲的把他們對於急救與處理外傷的那一套完完全全的移植到基本的保健整體性的醫療以及跟對慢性病的支援。幾乎所有的醫師沒有人把病人當成是個完整的個體來看待。醫師完全忽略了,也沒有去尊重人體本身的智慧跟自我療癒的功能。

在這樣兩級化的看法中,或許讀者們會覺得,應該也會有很多人是保持在一個中庸一點的觀點吧。但是這些人在哪裡?他們的立足點又是什麼呢?在我的觀察中,我發現大部分的人,即使是另類療法的從業人員以及很多很多的西醫們,都同時緊守著他們的觀點。大家都很固執。

在國外我觀察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按摩師希望西醫介紹轉診病人給他們,但是自己平常卻不願意去看西醫,除非是緊急狀況。按摩師希望可以從保險或健保中申請到按摩的費用,但卻又不甘融入於西醫的體系。而自然醫學醫師及從業人員則不斷的在做著種種學術的研究與調查,為的就是希望能得到主流醫療體系的認同。但他們卻又背地裡宣說對抗療法是野蠻的。

同處於醫療界的大家每天忙著鉤心鬥角,沒有人肯妥協,沒有人肯真正為病人的福祉著想而打破不必要的門戶之見。你說當病人的到底悶不悶?

    全站熱搜

    dr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