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王宥驊自然醫學博士





我曾經跟一位西醫合作過, 目前他自己在搞自然醫學(我對不是正統自然醫學醫師身分的人都用"搞"這個字). 據說他曾經是台灣某某花精協會的裡的高層人士, 最近出了書. 在他的書上也大肆篇幅的提到了巴哈花精. 

之前合作的過程, 我一直希望他可以在他的診所提供花精, 因為這樣會幫助到很多人. 但是我得到的回應卻是"我沒有這樣的預算, 我也不會使用花精. 要提供的話你自己進." 這實在是讓我很訝異的回答! 接著他問我應該要怎麼使用花精? 我把國外所學的方法告訴了他. 他竟搖著頭回我說:"你這個方法跟某某某教的不一樣, 你的方法我不相信!"(這句話在當場有三位以上的人證!)

我發現目前台灣大部分自稱是搞自然醫學的西醫, 診所裡進去看到的一定是虹膜檢測, 一滴血, 還有傅爾電針! 這些東西在正統的北美洲自然醫學裡面都是沒有的. 我只能在這邊感慨這些人引進了不完整的知識, 誤導了全台灣的民眾, 讓大家誤以為做個虹膜檢測, 搞個一滴血, 用傅爾電針測測花精, 轉轉能量就是所謂的自然醫學. 自然醫學包含的豈止這些? 這讓我在台灣宣導正統北美洲自然醫學更是雪上加霜啊~

接著也有所謂的台灣花精, 標榜的是"在地的最好". 這台灣花精我沒有使用過, 所以無法做出評論. 當然我不是說台灣花精不好, 畢竟在國外除了巴哈花精外, 也有北美花精, 還有很多別的地區自產的花精. 我比較在意的是, 這些東西有沒有實際的臨床效果? 畢竟巴哈花精也要有百年臨床歷史了~ 臨床案例的收集是相當完整的. 我不希望隨便開沒有效果的東西給我的病人, 如此而已.

在台灣, 很多所謂的專家到底是否有真材實料真的很難講. 民眾在選擇自然醫學時真的要小心再小心啊~

附帶一提, 我在部落格想宣導的是北美洲的正統自然醫學. 每個國家跟地區都有依照自己的風俗民情所發展出來的自然醫學以及民俗療法,我對我不懂的東西不會多做批評. 我這邊只是想提供我從北美洲所學到的觀念, 如此而已. 若是無意間冒犯到某些台灣醫界的朋友, 本人深感抱歉.

    全站熱搜

    dr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