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王宥驊自然醫學博士



這篇文章裡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在國外除了中西醫之外, 還有哪些國內比較少知道的醫師.

整骨醫師 Osteopath

整骨醫師在美國曾經是相當具有個人主義的一群人,他們藐視西藥和手術,他們偏好的是他們獨特的手法,而且他們發展出了許多很了不起的技巧。不過在西醫眼中,整骨醫師不過是一群高度危險的庸醫。然而在多年的彼此配合與訴訟的過程後,整骨醫師終於得以列入法律的管制,與西醫可以平起平坐了。不過近年來整骨醫學院的培訓課程跟西醫沒什麼兩樣。在部分的整骨醫學院裡,整骨手法的課程竟被列為選修。就統計學而言,整骨醫師所動的刀以及所開的處方西藥跟西醫比起來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樣的發展,恐怕是整骨療法的創始人所始料未及的吧。

自然醫學醫師 Naturopath

自然醫學醫師曾經也在北美洲的醫療界中獨霸一方,在1950年代的自然醫學醫師人數總共多達一萬人左右。他們在醫學院所接受的培訓跟西醫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譬如基本的人體解剖學、生理學等等。跟西醫一樣,自然醫學醫師也需要經過最少四年的訓練。他們也跟西醫一樣可以為病人做身體檢查、各種檢測、處方、接生、以及小型縫合手術。

自然醫學醫師也會使用藥,只不過使用的是自然界所衍生出的藥品,因此基本上自然醫學醫師所能處理的病症跟西醫是一樣的。當然了,自然醫學醫師們所偏好的治療方式顧名思義會自然一點的,像是飲食、運動、西方草藥、針灸、整脊、整骨、順勢療法、水療法 等等。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擁有神奇治療效果的抗生素吸引了廣大的民眾的注意力。 大家變的只想藉由神奇的藥丸來治好身上的疾病,因此遠離了需要費時費力的自然醫學醫學而投入了西醫的懷抱。佛羅里達州的自然醫學醫師協會因此率先發起了請願活動爭取開處方西藥的權力,但也因此使他們從此的偏離了自然醫學醫學的思想與哲理。接下來的是一場混亂:東岸協會的分部拒絕承認西岸自然醫學醫學院的學歷,因為他們認為西岸的自然醫學醫師太注重整脊的手法(這跟整脊醫學院Palmer West College設立在西岸有很大的關係),之後這又衍生出許多立法上的問題,一連串的內亂與不團結導致很多州拒絕發執照給自然醫學醫師。

美國半數以上的州曾經給予自然醫學醫師執照,目前發照的只剩下十幾州。大部分的自然醫學醫師被迫必須要與其他有執照的醫療人員合作,或者是改變他們行醫的範圍與觀念。

除此之外,目前阻礙自然醫學醫師合法化最大的問題就是空中函授的自然醫學醫師/博士學位。有的人只到某自然醫學醫學院上個營養學的短期班便自稱是該學校畢業的自然醫學醫師,有的人則去網路上買了個自然醫學博士的資格。除此之外,近年來由大陸移民到北美的中醫師們在沒有管制的情況下也自稱是自然醫學醫師。這些沒有經過專業訓練到處充斥的冒牌貨不但嚴重影響到民眾對於自然醫學醫師的信賴,也因此讓受過正統訓練自然醫學醫師的發展空間更是雪上加霜。


脊骨神經醫師 Chiropractors

脊骨神經醫師在他們的理念裡是比較屬於遊走在醫學邊緣的。他們最大的賣點(也是爭議點)是,他們整脊的手法跟對抗療法的矯正學是很不一樣的。目前北美洲很多州和省也都承認並發予脊骨神經醫師執照。而脊骨神經醫師們也極力的爭取使用他們曾經一度毀謗的西藥的使用權。在我看來,脊骨神經醫師的未來極有可能走上跟整骨醫師相同的路線。

怪咖西醫 ‘wild card’ MD’s

一般而言,任何只要具有西醫資格的人都可以做入侵性的注射(injection)治療。 針灸在國外的法律上而言,算是一種注射的治療,即使在針灸的治療過程中並沒有任何注射的行為。雖然西醫的醫學院課程中,他們並沒有任何中醫和針灸相關的專業知識與訓練。然而,他們卻可以在經過短暫的幾次週末針灸講座之後,合法的在他們的看診中加入針灸的服務項目,這也算是西醫另類的市場壟斷吧。同樣的,這樣的行為也嚴重的危害到了受過專業訓練的中醫們。

其他

很多按摩師都想成為暗地的物理治療師,而物理治療師在做的卻是整脊療法,醫療助理護士還有藥師個個表現的像醫師,西醫又反過來做針灸或自然醫學。另一方面,政府衛生機構裡沒有相關的人才,卻又一天到晚喊著要加強管制其他不被認可的療法,甚至嚴重的控制並阻斷民眾接近維他命或草藥的通道(像台灣的衛生署就是這樣) 。

在這樣的一個資訊爆炸的醫療亂世裡,民眾又應該怎麼明辨是非呢?



    全站熱搜

    dr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