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王宥驊自然醫學博士


『你做的是另類療法還是輔助療法? 』
很多人經常問我這個問題。

『另類療法』指的是消費者、或是病人選擇使用來代替主流醫學西醫的治療方法。

『輔助療法』指的是跟傳統療法合作、或是由主流療法當主導或監督的治療方法。

當然了,『輔助療法』對我而言會是個比較安全,也比較政治正確的答案吧。但是其他非主流醫療人員真的是這麼想嗎? 他們真的是抱著這樣的心態去對待他們的病人或客戶嗎?

基本上,在醫療體系裡只要不是醫師的,每個人暗地裡都想當醫師,但卻又不想花時間金錢與努力去讀醫學院考執照。很多時候我很訝異病人們認為我可以神奇的把他們治療好。他們對於現實的醫療系統已經不在存有任何希望與幻想,他們認為我可以正確無誤的診斷出他們問題的所在,可以回答他們心中所有的問題,而最後把他們還原到健康的狀態。理由只是因為:我不是西醫。

請注意我剛剛所使用的措辭,我稱呼西醫的治療為主流醫學而不是傳統醫學。如同我之前曾經提過的,目前主流醫學的歷史還不夠久遠被稱呼為傳統醫學。而且很多人抱怨主流醫學醫師們的唐突、冷酷、高姿態、不近人情。病人們對於他們無法了解西醫為什麼做某些決定的原因感到憤慨,病人們心中渴望著擁有合法的途徑來尋求西醫以外的另類治療方法。

每天都有人會生病,我們總有一天也都會死亡。在目前這樣的醫療體系中,無助感是無法避免的。對於那些跟我們頻率不對或無法配合我們的人,我們不需要屈服自己也不需要去說他們什麼。只有當病人們主動要求他們的醫師們把病人們放在最優先的順位,醫師們才會學習到這樣專業的修養,之後法律跟保險才有可能跟進。

近年來另類療法開始興起,西醫認知到大量病人的流失後,終於有人開始鼓吹西醫應該與另類療法醫師合作(在台灣某個醫學期刊上我曾經讀過一篇西醫寫的這樣的文章)。諷刺的是,在台灣並沒有合法管制的另類療法醫師或自然醫學醫師。請問這是要怎麼樣的合作法? 然而在衛生機關裡是全部由主流醫學醫師坐鎮的。他們並沒有任何訓練或專業資格來管制自然醫學醫師。

我們可以拿武俠小說做個簡單的比喻:話說有一天衡山派(西醫)的掌門腦子突然短路了,妄想著認為自己可以控制少林寺(自然醫學)方丈以及其座下所有僧人與弟子。 請問:少林寺的家務事關你衡山派什麼屁事?(至於為什麼拿少林寺來比喻自然醫學呢?因為天下武功出少林啊~) 所以說為什麼自然醫學需要經由西醫做管制的動作呢?請問台灣有哪位西醫真的了解自然醫學了嗎?

話說回來,一旦西醫承認了自然醫學的精髓思想之後,這表示對抗療法的思想將完全被推翻,西藥廠將面臨關門大吉的局面。這牽扯到了許多利害關係因此在我看來, 自然醫學要真正被承認並落實的機會是遙遙無期啊。

    全站熱搜

    dr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